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舟行诸天 > 第173章 宁氏一剑
    华山,太华堂。

    令狐冲插科打诨过程中,给大家上演了一场精彩的武学对攻战。

    田伯光贪花好色,坏人名节,可以说罪大恶极。

    但他横行江湖十几年来,无数人对他恨之入骨,但是到现在却活的好好的。

    概因这厮反应快,轻功好,武功高,尤其是一手快刀,几乎可以算作当世第一流水准,即使青城掌门余沧海,一二百招之内也擒不下他。

    但令狐冲却分别在山洞和回雁楼两次击败他。

    虽然最后没有杀掉他,但是已经可以看出令狐冲的武学造诣,几乎可以进入世间第一流水准。

    封舟之所以没有在衡山镇将田伯光诛杀,就是考虑到让令狐冲以华山派武功,亲手将他诛杀。

    宁中则听完令狐冲的描述,随手从兵器架上取出一把刀来,交给令狐冲,说道:“你来试验田伯光的快刀,让我看看。”

    只见令狐冲脸露微笑,懒洋洋的打个呵欠,双手软软的提起,似乎要伸个懒腰,突然间右腕陡振,接连劈出三刀,当真快似闪电,嗤嗤有声。众弟子都吃了一惊,几名女弟子不约而同的“啊”了一声,林平之则直接目瞪口呆,不能自已。

    令狐冲钢刀使了开来,恍似杂乱无章,但在华山六老、梁发、施戴子眼中,数十招尽皆看得清清楚楚,只见每一劈刺、每一砍削,无不既狠且准。倏忽之间,令狐冲收刀而立,向师父、师娘躬身行礼。

    封不平点点头:“这田伯光刀法凌厉,快捷非常,难怪能在江湖上活了这么久还没死,果然有独到之处。”他说完瞥了封舟一眼。

    概因封舟曾经心血来潮,结合丛不弃的特点,帮他量身打造出一套“飞天遁地连环剑”,使得他面对宗师以下几乎形成秒杀,也让他成为封不平三兄弟当中的最强者。

    封不平以自创的“狂风剑法”与丛不弃多次过招,结果每战必败,这让他对封舟的武学造诣心服口服。

    难怪人家有资格说“气剑之争都是狗屁”。

    此时此刻,他倒是希望封舟能通过令狐冲的演示,推练出几套克制田伯光快刀的剑法来,也让他大开眼界一番。

    成不忧、丛不弃也一起点头,封舟站在一旁,微笑不语。

    这边岳灵珊也惊呼道:“好快的刀!”

    宁中则道:“他这般快刀,恐怕不是师父所传,而是他师父为他量身打造的。”说完看了一眼岳不群。

    岳不群含笑道:“师妹所言极是,我听冲儿刚才描述他二人交手经过,本以为他是大别山奚家快刀和相州陈氏快刀的结合,但仔细一琢磨,倒觉得他这套快刀以内力为支撑,练的是足少阳胆经,若非冲儿已经修炼紫霞神功一年有余,只怕未必能将他击退。”

    宁中则点头道:“冲儿天赋高、悟性好,和发儿、戴子同练紫霞神功,进境却是最佳,但是他击退田伯光还身受重伤,你二人却要小心大意。”梁发和施戴子点头称是。

    她又道:“刚才冲儿所说,他与田伯光交手的时候,第五招你以“萧萧落木”和他家对攻,一招之内刀剑交手不下二十次,到最后他内力不济,方才被你砍中一剑?”

    令狐冲道:“正是。”

    宁中则点头道:“这般说来,此人内力充裕,却为了掩盖自身武功来历,不得已高边许多,导致内力不济,就算如此,此人催发快刀,乃是以无形为有形入微解构。所以在刀术操控上有独到之秘,我猜这灵感多半是从庖丁解牛中得来,确实妙不可言。”

    “不错,‘而刀刃若新发于硎。彼节者有间,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他的刀快以内力为根基,以无间为导向,故而快若闪电。”岳不群点头笑道。

    “什么?”封不平、丛不弃、成不忧三人目瞪口呆。

    他三人虽然隐居江湖多年,可是对江湖上的消息也并没有全部遮蔽,田伯光横行江湖多年,当然应该有来历,但是偏偏没有人能够想出来。

    但是现在岳不群夫妇就凭令狐冲的一番演示,他夫妇二人竟然已经田伯光分析的近乎通透,那么田伯光的出身来历已经呼之欲出了。

    果然岳不群转向劳德诺,问道:“德诺,你入我门之前,已在江湖上闯荡多年,可曾听得武林之中,可有这般擅长刀法的?”

    劳德诺躬身道:“启禀师父,弟子曾经听说伏牛派前辈贾罗,曾经创出‘庖丁解牛’刀法,只是他英年早逝,没有将这套刀法发扬光大。”

    “师父,师娘,你们真厉害!”令狐冲叹道。

    众弟子看向岳不群夫妇,眼神当中充满了钦佩。

    岳灵珊也扑倒宁中则怀中,嗔道:“娘,你可真厉害!”

    她在母亲怀里偏过头,对岳不群道:“爹,既然已经将那田伯光的武功来历推导出来,那么不如想出几招克制他的武功来吧。”

    岳不群捋须道:“何须找我,不如问问你娘。”

    果然宁中则呵呵一笑,轻轻推开令狐冲道:“对付庖丁解牛刀法,我倒是偶有心得,请掌门师兄,请三位师兄,岳师弟请教。”

    他对着岳不群以下,不字辈的五人一起躬身行礼。

    封舟回礼之后,笑道:“大嫂,我们拭目以待。”

    宁中则侧过身来,从一名女弟子腰间拔出一柄长剑,向令狐冲道:“使快刀!”

    令狐冲道:“是!”嗤的一声,长刀一挥,势如闪电,绕过了岳夫人的身子,剑锋向她后腰勾了转来。

    宁中则弹身纵出,更不理会令狐冲从后削来的一刀,手中长剑径取令狐冲胸口,也是快捷无伦。

    令狐冲也不挡架,反劈一刀,说道:“师娘,这招足够破敌。”

    宁中则道:“你能破敌,其他弟子未必能!”

    刷刷刷连刺三剑,每一招都是华山剑法,但是每一招都快捷无比,却有清清楚楚,招式准确。

    令狐冲同时还了三刀。两人以快打快,尽是进手招数,并无一招挡架防身。瞬息之间,师徒俩已拆了二十余招。

    令狐冲每出一刀,就道:“我挡得住!”

    宁中则每出一剑,却道:“还不够!”

    言下之意,就是令狐冲虽能破敌,但梁发等人却未必能够。

    看来宁中则要结合弟子们实力,研究出一套适合弟子们的武功,用来克制田伯光。

    宁中则长剑使得兴发,突然间一声清啸,剑锋闪烁不定,围着令狐冲身围疾刺,银光飞舞,众人看得眼都花了。猛地里她一剑挺出,直刺令狐冲心口,当真是捷如闪电,势若奔雷。

    令狐冲知觉一股罡气压来,无力躲避,不禁大吃一惊,叫道:“师娘!”其时长剑剑尖已刺破他衣衫。宁中则右手向前疾送,长剑护手已碰到令狐冲的胸膛,眼见这一剑是在他身上对穿而过,直没至柄。岳灵珊惊呼:“娘!”

    只听得砰砰砰砰之声不绝,一片片寸来长的断剑分射两边墙壁,尽入其中。

    宁中则哈哈一笑,缩回手来,只见她手中的长剑已只剩下一个剑柄。

    封舟看向两边墙壁上露出的断剑,不由得暗暗点头,心道:“我这位便宜大嫂的内功,已经臻入化境,单单三成内力,便可以将直劲化为横劲,剧震之下,登时将一柄长剑震得寸寸断折,每一片断剑分射两边墙壁,这其中的内力之深,操控之深,的确已经到了极高的境界。”

    令狐冲自讨以自己修为,也可以于一瞬间将直劲转化为横劲,将一柄长剑震得寸寸断折,但必须全力以赴方可,哪像师娘那样举重若轻,断剑尽射两端。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叹道:“师娘心计智巧,厉害无比,我若是会这一招,当时山洞之中便能将田伯光刺杀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