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诸天我最凶 > 第73章 天道好轮回
        听楚楚仔细描述了抓走她的那人相貌,又说剑晨提过“破军”的名字,许莫超不禁一怔。

    居然是这货?

    不久之前因为刀剑双绝这件事许莫超还曾想起过他,他差点就以为这位BOSS不会出场了呢。

    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

    不过许莫超不明白这货为什么要这么做?

    要说有仇,你也是和无名有仇,关我聂风什么事?

    不过无论如何,咱们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你先是绿了聂人王,如今又做出这种事情,我不代表聂家收拾你都说不过去了。

    “聂大哥,剑晨大哥……他还好吧?”

    就在许莫超思考应该怎么收拾破军的时候,楚楚突然开口问道。

    “剑晨?”一提起他许莫超就想笑,“他已经坏掉了。”

    “啊?”

    楚楚吓了一跳,“坏……坏掉了?”

    她有点不太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只见许莫超一脸认真地说道,“你的断子绝孙脚把他下半辈子的性福彻底毁掉了。”

    实际上,当许莫超从步惊云那里听说剑晨被楚楚一脚踢成太监之后也愣了好一阵子。

    特别是被步惊云用那种一言难尽的表情望着自己,说道“风师弟,没想到你的风神腿居然会这么厉害!”的时候。

    简直就是666啊!

    楚楚有些愧疚,“那我岂不是很对不起他?”

    “有啥对不起的?他活该!”

    许莫超一脸不爽地说道:

    “你没听过这句话吗?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其实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剑晨大哥……”

    楚楚忍不住为剑晨辩解起来,“其实现在回想起来,他那个时候一直都在让我赶紧走,是我自己不走的……

    而且这件事说到底都是因为那个叫破军的大坏蛋,如果不是他,这件事情也不会发生……

    聂大哥你怎么了?”

    楚楚说着说着突然感觉到许莫超看向自己的目光变得古怪起来,忍不住停下问道。

    “不怪剑晨?那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当时你没有踢那一脚会怎么样?”

    听到许莫超的假设,楚楚瞬间就打了个哆嗦。

    还用的着想吗?

    自己之前做的那个梦不就是最好的说明吗?

    但善良的楚楚还是忍不住道,“可是剑晨大哥也未免太惨了……”

    许莫超不耐烦了:“那你想怎么样,以身相许,照顾他一辈子吗?”

    他这句话一说出口,楚楚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

    她再也顾不上自己只穿着贴身小衣,一纵身就扑到了许莫超怀里。

    楚楚只觉得浑身上下泛起一股凉意,颤声说道,“聂大哥,你千万不要误会,我从来没有没有这么想过!”

    她无比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说那句话?她紧紧抱住许莫超,生怕一松手他就会离开:“聂大哥,是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说这种话了!”

    许莫超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话会让楚楚这么紧张,他想扳开楚楚抱着自己的双手却发现她居然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不由叹了口气,“行了我知道了,放手吧。”

    “聂大哥,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楚楚抬起头来,看着许莫超小心翼翼地问道。

    见到许莫超不置可否,楚楚连忙从怀里取出一幅拓印在布片上的文字,双手递给许莫超,“聂大哥,这是梦姐姐和我在楼兰古城找到的。”

    许莫超接过之后扫了两眼,有些惊讶,“你们真的找到了?”

    “嗯。”

    楚楚乖巧地点了点头。

    她原本还打算说说自己和萧晓历练千难万险才找到了这样东西,但一想到自己刚刚才说错了话,现在是连半个字都不敢多说。一边偷偷观察许莫超的表情一边问道,“这样东西对你有用吗?”

    “有用。”

    看到许莫超收起拓印好的布片,楚楚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有用就好,有用就好……”

    “对了,剑晨到现在还在昏迷,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不要!”

    楚楚吓了一跳,斩钉截铁地说道。

    她的双眼流出两行泪水,“聂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这样对我好吗?”

    “我怎么对你了嘛!”

    许莫超只感觉莫名其妙,要么太左,要么太右,就不能正常一些吗?

    不过看楚楚似乎大受刺激的模样,他叹了口气,“那你好好休息,我过去看看那小子。”

    “嗯。”

    听到许莫超不再让自己去看剑晨,楚楚这才安下来心来,乖巧地躺回床上。

    等到许莫超离开,楚楚暗暗捏紧双拳,对自己说道:

    “楚楚你真是个笨蛋,聂大哥那么辛苦才为你洗髓伐骨,打通经脉,就是为了能让你有自保之力,你却还对那个伤害你的人抱有同情心,真是太让人心寒了!”

    她暗暗下定决心,从今往后一定再不能做这种蠢事了。

    许莫超却不知道他无意间说出的一句话竟然会让楚楚产生这么大的心理波动,此时的他正和步惊云、丁宁坐在剑晨床前聊天。

    “他怎么样了?”

    “虽然身体受到了很大创作,但终究是保住了命。”

    步惊云看向许莫超的眼神有些诡异,她也没想到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少女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换成第二梦、独孤梦这样练过武功的还差不多。

    “那怎么还躺着,装死吗?”

    许莫超朝剑晨踢了两脚,“喂,起来啦!说你叫,听到没有?”

    步惊云拦住许莫超,“你踢他也没用!大夫说他是自己不愿意醒来,我想可能是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吧?”

    由于许莫超的介入改变了剧情,导致步惊云和剑晨交集并不多。

    只有在天下会一起打绝天和在拜剑山庄打许莫超的时候打过两次交道。

    但总的来说,这个小伙给他的印象不错,所以对于楚楚下脚这么狠有些难以理解。

    “他活该!”

    许莫超还没有解释,一旁的丁宁已经忍不住骂了起来,“惊云你为什么要救这种人,让他自生自灭不好吗?”

    步惊云愣了愣,这才说道,“他怎么说也是无名前辈的徒弟,而且有些事情也得等他醒来问过以后,我们才能搞清楚——就比如为什么楚楚姑娘会对他那样做……”

    “像这种人渣,就应该一刀杀了才对!”丁宁义愤填膺地说道。

    许莫超突然问道,“丁姑娘似乎知道剑晨做了什么事?”

    丁宁暗叫一声不好,心思一转便开口道,“咳咳……我看楚楚姑娘温柔善良,如果不是遇到让她无法忍受的事情,怎么都不可能下此重手。”

    步惊云颇为赞同地点了点头,“楚楚姑娘的确不像是能够做出这种事情的人。”

    可是她已经做了。

    许莫超一脸无语地看向步惊云,却见后者正宠溺地望着丁宁。

    云师兄,你的高冷人设呢?

    答应我,不要当舔狗好吗?

    “对吧!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丁宁得到步惊云的认可,底气也足了,“况且这人贼眉鼠眼,一看就不像个好人!”

    你从哪里看出人家不是个好人了?

    只看外表和气质还是挺帅的好吗?

    许莫超摇头道,“丁姑娘说得不错,我刚刚从楚楚那里过来,她告诉我,剑晨之前的确是对她欲行不轨,还好她急中生智,这才逃过一劫。”

    步惊云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竟有此事?”

    他顿时理解了楚楚这么做的原因,看向床上剑晨的目光也变得厌恶起来,“看着人模狗样,没想到却是一个畜生。”

    “我说得没错吧!他看着就不像个好人!”

    丁宁得意洋洋地说道。

    “不过楚楚说这件事情并非剑晨本意,她和剑晨都被一个人抓到了破庙。

    剑晨还一直让她离开,是她自己于心不忍非要留下来,所以剑晨才会兽性大发。”

    许莫超不动声色,把楚楚告诉他的经过大概简述了一遍。

    “听起来像是被下了药?”步惊云皱起眉头,“可又是谁会做这种龌龊的事情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楚楚说剑晨提到了那个人的名字”,许莫超看着步惊云和丁宁,缓缓说道,“那人名叫破军。”

    步惊云:“?”

    丁宁:“!”

    将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许莫超顿时心中有了数。

    步惊云开口问道,“破军是谁?”

    “这就要等剑晨醒来以后问他了。”许莫超摇了摇头说道。

    随即三人齐齐陷入了沉默,看向躺在床上的剑晨。

    尽管还在沉睡,但他狰狞的表情却显示出此刻他的精神状态很不稳定。

    大概还在回味楚楚那一jio吧?

    许莫超如是想到。

    ……

    ……

    霍家庄后院,许莫超望着被自己截下的一只白鸽有些好笑。

    之前试探出了丁宁是个历练者,但他却没想到丁宁竟然是和李文、燕北尘一伙的。

    他原本还以为按照故事的尿性,她会是叶辰那边派到步惊云身旁的卧底呢!

    没想到这货居然会是友军。

    那还能咋办,欢迎欢迎呗!

    丁宁在信里把楚楚和剑晨被破军掳来的事情告诉了李文和燕北尘,顺便提出了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

    她认为楚楚命运改变的关键在于聂风,所以让李文抓紧时间让他的妹妹幽若像自己勾搭步惊云一样勾搭聂风,从而掌握这个关键的变数。

    信里还提到李文曾经三番五次派人来凌云窟找过自己却一无所获,步惊云却轻而易举就办到了这件事。

    从丁宁的言谈之间,许莫超看出她对自己成功沟到步惊云这件事情颇为得意,对李文想要拉拢自己却断了一臂的行为颇为不屑,倒是对燕北尘却颇为敬重。

    许莫超重新把这封信绑到信鸽脚上,看着这只信鸽飞向远方,收回目光的他面色逐渐凝重下来。

    接下来就该好好审一审剑晨了。

    许莫超也很想知道,到底是谁,给了破军挑衅自己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