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诸天修正师 > 第五十四章 东窗事发
    时间缓缓流淌,旧的一年过去,新的一年到来。在这辞旧迎新的时刻,江青却遇到了一个大事。

    旧的一年刚刚过去几个小时,江青正躺在家里的大床上呼呼大睡,在他的旁边还躺着郑子琪。

    因为天气寒冷,所以两个人需要抱团取暖。

    突然,一阵开锁的声音传入江青的耳中。

    江青听力过人,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双耳。瞬间清醒过来,心里顿时一凛,暗暗想到,难道遇贼了?

    哪个小毛贼敢来修身师家偷东西,真是老虎嘴里拔牙----自己找死。

    “咔嚓”一声轻响,门锁被打开。

    “这小毛贼的手艺还挺熟练的!”江青“啧啧”了一声,悄悄地从被窝里爬出来。这件事就不用惊动郑子琪,毕竟明天就要到节目组报道,还是让她好好睡吧。

    接着,一阵脚步声进入客厅,直奔卧室而来。

    “来的正好。”

    江青轻手轻脚地走到卧室门口,贴着墙壁站好,准备等小毛贼进来后,直接把他擒下。

    接着,卧室的门把被人扭动,来者直接推门而入。

    江青当即出手,一把抓住小毛贼的胳膊,把她按在了墙上!

    “啊!”

    一道非常熟悉的惊叫声响起。

    “丽莹!”

    江青对于周丽莹的声音非常熟悉,一下子就认出了她的身份,急忙把她松开,道:“丽莹,怎么是你,我还以为家里来贼了呢?”

    “江青,你吓我一跳!”周丽莹拍拍自己的胸口,长长地吐了口气,然后伸手向墙上的开关按去。

    “不要!”

    江青的话还没说完,周丽莹便“咔嚓”一下把灯打开。

    “怎么了,你又吓我一跳……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抱歉,打扰了。”

    灯光亮起,周丽莹看到了床在躺上的郑子琪,脸色顿时一变,说了一句后,立刻转身出了卧室。

    郑子琪也被周丽莹刚才的惊叫声惊醒,睁着眼向周丽莹看去,好奇地打量着她。等周丽莹出去后,她又向江青看去,道:“还不快去追?大半夜,一个女人在外面,要是出点了什么事,可怎么办?”

    “嗯,你在家等着,我去看看。”江青飞快地披上睡衣,安抚了郑子琪一句,急忙出门,向周丽莹追去。

    周丽莹没有走多远,刚走到电梯门口,伸手按开了电梯门,手里还拉着一个银白色的行李箱。

    江青急忙跑过去,在电梯门关上之前,钻了进去。

    “丽莹,你不要生气,听我解释。”江青道。

    “我没有生气,你也不用解释。”周丽莹看都没有看他,一脸平静地道。

    “那你跟我回去。”江青道。

    “回去?回哪去?”周丽莹淡淡地道。

    “当然是回家?”江青从周丽莹手里接过行李箱,伸手去按了一下他家的楼层按扭。

    “回家?那我住哪里?”周丽莹撇了他一眼,道:“三个人挤一张床上吗?”

    “呃……那我送你回家。”江青想了想,确实不合适。虽然他非常赞同三个人挤一张床,但是按现在的情况来看,还有些操之过急。

    “不用,我自己能回去。你穿这么少,还是赶紧回去吧。”周丽莹道。

    “你还是关心我的,对不对。”江青嘴角不由一勾。

    “谁关心你了。”周丽莹立刻绷起脸来。

    “哈哈,我送你回去。大半夜的,你一个女人走在路上多危险啊,怎么不提前跟我打个电话,我也好去接你。”江青道。

    “提前给你打电话,好让你有准备吗?”周丽莹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是在拍戏吗,怎么突然回来了。”江青道。

    “我跟剧组请了一天假,想跟你过元旦,本来是打算给你一个惊喜……谁知道,你倒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周丽莹道。

    “呃,这件事,你听我解释……”江青道。

    “明天再解释吧,你先回去吧。”走出大楼,一阵凉风吹来,周丽莹不由打了个冷颤,立刻对江青说道。

    “不行,必须今天解释。”江青道。

    “那你解释吧。”周丽莹道。

    “这个……”江青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话。“我记得跟你说过,我最近在学音乐吗,她就是我的音乐老师。”

    “音乐老师,看着挺年轻啊?”周丽莹道。

    “不是学校的音乐老师。”江青道。“她自己开了一个音乐培训班。那时候你去拍戏了,我在家里呆着无聊,就想学件乐器,于是报了一个音乐学习班,正好就是她开的音乐培训班。”

    “你是看人家长得漂亮,才报的班吧。”周丽莹道。

    “绝对不是,我是在网上找培训班,那时候我们还没见面呢……你别老打岔,你一打岔,我都不知道该从哪说了。”江青埋怨道。

    “不知道从哪说就别说了。”周丽莹差点被他气乐。

    “不行,必须得说,要不然你肯定会胡思乱想……”江青一边送她往家里走,一边说着他们认识的缘由和经过。

    一路上,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从头说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江青把周丽莹送到了家门口。

    “你是说,她主动找的你?”周丽莹道。

    “对,都怪我没经受住诱惑。你原谅我吧。”江青道。

    “可以。”周丽莹道。

    “什么?”江青惊讶地道。

    “我可以原谅你。”周丽莹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道:“我拍戏也有七八年时间,这样的事情也见得太多了,不过我还是第一次作为当事人亲身经历。在路上的时候,我仔细想了一下,如果只是一次意外,我可以原谅你。但是,你们这并不是意外。就算我原谅你这一次,以后呢?如果我让你跟她分开,你能做到吗?”

    “这个……”江青顿时语塞,明天他们就要到我歌节目组报道,后天就要录节目,现在就分开,显然做不到。而且,他也并不想这么做。

    “好吧,咱们先冷静一下,等想明白了再来解决,你先回去吧。”周丽莹把门打开。

    冷静?

    等人冷静下来,事情八成也就凉了。

    江青一不做二不休,二话不说地把周丽莹抱了起来,“砰”的一下关上门,扛着她往卧室走去。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周丽莹叫道。

    “我好冷啊,帮我取取暖。”江青道。

    “你回家找她取暖。”周丽莹道。

    “不行,路上太冷,我走不到家,就已经冻僵了。”江青直接堵住她的嘴巴,不让她再开口说话。接着施展失传多年的解衣大法,三下五除二地将她剥个净光,抱着她钻进了被窝里。

    “我觉的你说的很对,咱们是该冷静一下。不过,我认为咱们可以一边冷静,一边取暖,一边想解决的办法。”江青道。

    “你……你这不是在想解决的办法……分明是不想解决……”周丽莹狠狠地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气愤地说道。可是很快,她就说不出话来,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一些没有意义的语气助词。

    江青修炼已久的“一柱擎天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这门神功一经施展,竟有惊天动地的神效,反手间便将其镇压。

    等战斗结束后,周丽莹已经累得说不出话来,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