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科幻灵异 > 诸天修正师 > 第158章 学术探讨
    晚上,江青和天宝在房间飙车。

    跑完了第一轮赛程,中场休息。

    天宝的车没油了,一动不动,躺尸似的瘫在床上,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眼睛似闭微闭,乌黑的长发被汗渍浸染,孔雀开屏一般地摊开。

    江青有一下没一下地帮她梳拢着头发,突然开口:“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好奇。”

    “嗯?”

    天宝用鼻腔发出一个慵懒的声音。

    江青道:“咱们录第二期跑man的时候,我背着你从田里出来的时候,你怎么会突然撩我?说实话,当时我还真有点意外。”

    “你这么帅,有人撩你也很正常吧。”天宝道。

    “这话虽然没错,但总得有个思想转变化吧。究竟是哪一点突然触动了你,说出来听听。以后我撩别的小姐姐的时候,也能用得着。”江青笑道。

    天宝看都没看他一眼,自言自语似的道:“你知道吗,女人都是善妒和喜欢攀比的生物,看见别人有什么东西,不管对自己有没有用,都想有一件。”

    “嗯。”

    江青点点头,这种事情不难理解。

    天宝像咸鱼一样地翻了一下,一边用手指画着圈圈,一边道:“那天我撞见冯素从你的房间出来,心里就开始不平衡了。凭什么她过得这么滋润,她都三十多岁了,晚上还有帅哥陪睡。我为什么不行,那时候心里就有了想法……当时也是昏了头,一时冲动,最后就便宜你了。”

    “原来是冯素给我打了个助攻。”江青顿时恍然。

    冲动是魔鬼,而女人又是冲动型的动物。

    “这是一部分原因吧,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长得帅,身材又好,还特别有趣,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最重要的还是安全感吧……”天宝道。

    “安全感?”江青有些好奇。

    “女人心里有一杆称,会评估一个人是否安全无害。如果感觉这个人可能给自己带来危险,自然会离他远远的。这就好像河边停了一艘不知道会不会翻的小船,我看见别人站上去没事,就觉得这艘船是安全的……就算要翻也是一起翻。”天宝道。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江青说道。

    “那你该怎么感谢我?”天宝笑眯眯地道。

    “怎么感谢?再给你几个亿够不够?”江青笑道。

    “要是换成人民币还差不多。”天宝瘪了瘪嘴,用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圈,像受欺负的小媳妇一样,幽幽道:“万一有一天咱们的事情让他知道了,我们肯定闹掰。你说,到时候我该怎么办?”

    “我养你啊。”江青想也没想地道。

    养一个女人能花多少钱?他相信自己赚钱的能力,多养一个女人肯定不成问题。

    “这可是你说的,假如果有一天我们掰了,你就养我。说话得算数,来,拉勾。”天宝立马道。

    江青砸巴了一下嘴,道:“我想明白了,感情你想拿我当备胎!”

    “什么备胎,多难听啊。你应该反过来想,你现在XXOO的是OOXX,是不是感觉很吃鸡。”天宝道。

    江青回味了一下,“确实很吃鸡!”

    不仅吃鸡,而且激动。

    “那你答不答应嘛~~~”天宝撒娇道。

    “好吧,我答应,行了吧!”江青一下子把她托举了起来,道:“上车,中场休息结束,咱们该进入下一轮赛程了。”

    ……

    红月传奇的广告上线已经有一个多星期,在网上掀起了一个话题,被无数人吐糟。

    江青来到青江游戏公司。

    “江总,您的广告词写的简直绝了,我真是鼠目寸光,后知后觉,直到现在才发现其中的潜力。”郭鑫一脸真挚地奉承道。

    “不错,你能有这份觉悟,说明你也非常优秀,不过还是有待提升,特别是拍马屁,要讲究顺其自然,不要说的这么赤祼……好了,说正事,现在的日流水有多少?”江青道。

    “昨天的流水已经突破500万,照现在的增长趋势,日流水突破1000万绝对不是问题。”说到游戏的事情,郭鑫当真兴奋无比,红光满面。

    日流水一千万,月流水就是三个小目标。

    江青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不要骄傲,要再接再砺。日流水1000万只是前期的一个小目标,我们真正的目标是月流水五个亿!我相信,只要我们做好宣传和维护的工作,达成这个目标并非难事。”

    “五个亿……江总不愧是江总,就是有魄力。您放心,我保证一定不会掉链子。”郭鑫道。

    “行,我等着看你的成绩。只要完成这个目标,资金绝对不会少。”江青笑道。

    “江总,公司的员工都想听您讲话,您要不要给他们开个会?”郭鑫道。

    “这就不必了。”江青摇了摇头,他明白员工最想要的是什么。“你告诉他们,好好工作,这个月的资金翻倍。”

    “是。”郭鑫道。

    ……

    从公司回来,江青又闲了下来。

    工作室的事情有韩玫打理,公司的事情有郭鑫负责,事业已经上了正轨,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想了一下,江青给覃松蕴打过去一个电话。

    “松蕴,在忙吗?”

    “没有,在家里呆着呢。”

    覃松蕴的声音里带着一股轻松自由的味道,看起来过的十分悠闲。

    “你杀青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江青道。

    “您这么忙,我哪敢打扰你啊。”覃松蕴笑道。

    “我看你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江青哼了一声,又道:“剧本我已经写好了,你过来拿吧。”

    “真的,我还以为你忘了呢!”覃松蕴语气一下子兴奋起来。

    “我是这种人吗?答应了的事情,怎么可能忘了。你过来的时候记得穿上校服,我给你试试戏,如果不能让我满意,嘿嘿,这个角色就不一定是你的了。”江青道。

    “怎么能这样,你都答应我了。”覃松蕴撒娇道。

    “谁让你杀青都不跟我说一声,我表示很生气。能不能让我原谅你,就得看你的表现了。”江青道。

    “好吧。”覃松蕴闷声闷气地道。

    晚上,覃松蕴打扮的跟高中生一样,出现在江青面前。

    江青看着她身上的白色V领体恤和蓝色小短裙,直皱眉头,道:“你怎么打扮成这样,咱们这是国产剧,又不是岛国戏。”

    覃松蕴‘啊’了一声,“我以为你喜欢这种……”

    “看来你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来,跟我到屋里,我好好给你上一课!”江青立马把她拽到屋里,对她进行了深刻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