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书啦 > 玄幻奇幻 > 最强御兽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祠堂(第一更求订阅)
    “唔~唔~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不认识你!”

    雪地里,满脸疤痕的男子趴在雪地里,满身都是雪泥。

    而此时的苏灿扣着男子的胳膊,将其压在身下,面带笑意的说道:“不认识我,你跑什么?嗯?冯子彪?”

    “你~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冯子彪,我~叫马二虎!你认错人了大哥!哎呦呦!大哥,轻点,轻点!疼!”

    被苏灿扣在后背的时双手传来一阵火辣的疼痛,满脸疤痕的男子疼的龇牙咧嘴!

    “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我不是来讨债的,向你打听点事!”

    看着身形一只扭动的冯子彪,苏灿手上的力道不由得加大了几分。

    “不~不是来讨债的?只要不是来讨债的其他一切都好说,都好说!大哥~大哥您轻点,我是冯子彪,我是冯子彪啊!”

    满脸疤痕的冯子彪疼的嘴巴倒吸着凉气,紧忙说道。

    见对方松了口,也不再反抗,苏灿松了手。

    “大~大哥,您想打听啥?我知道的呃一定都告诉您!”

    身体获得了自由的冯子彪,揉搓着自己的手腕,脸色堆笑道。

    “这个电话号码是不是你的!”

    苏灿瞥了对方一眼,拿出了一张纸,上面记录着一串号码,就是当时那售卖魂冢石的女子使用过的电话号码。

    “电话号码?这个……是~是我的,不过这号老早我就不用了,大哥您要是和用这号的人有什么过节的话,或者欠您钱的话,跟我可没有什么关系啊!”

    冯子彪迟疑一声,看着苏灿手里的那张纸,一脸苦相道。

    “你不用了是谁在用?”

    苏灿凝眉问道。

    “我~我不认识那个女的!”

    冯子彪见到苏灿这般面色,紧忙说道。

    但其眼神却是闪烁不已,似乎是没有讲实话!

    捕捉到冯子彪的神态,苏灿面色一冷,从身体之中迸发出一股凛冽的气息,而后道:“不认识?”

    “呼~!”

    冯子彪只感觉一股阴冷气息扑面,周遭的温度似乎都骤降了几分,心中不由得一沉,随后颤音道:“真~真不认识,不~不过她~她是我的客户!平时,我们只是业务来往!”

    “业务来往?怎么回事?”

    见到对方松了口,苏灿将气势一收,抿嘴说道。

    ……

    “就是这些了,我真不认识她,当初我去赌钱,回来时,半路上不慎被雷电劈中了,是那女的救了我一命,为了感谢她,我就把身上最值钱的手机给她了,之后她就问我肯不肯帮她一个忙,就是帮她买电话卡!她一张卡给我返十块!”

    半个多小时后,冯子彪口干舌燥的说道。

    听着这冯子彪秃噜了半小时,苏灿也听明白了,这冯子彪现在是不赌了,开始倒腾黑卡了,

    而且根据这冯子彪的言语,苏灿推断,那救他的女人能在雷电下徒手救他,想必也是修道之人,或许就是那售卖魂冢石的女人!

    低头看了看冯子彪手里拿着的一沓电话卡,道:“这一年你给她买了多少卡?”

    “她要的也不多,一年多也就有一百多张了吧!她现在也不是我最大的客户!有时候她就要个一两张,要的还急,我就直接去营业厅给她办了,她救过我,咱也就不谈什么挣钱不挣钱的事了!”

    冯子彪缓了口气说道。

    “最近她找你要卡了吗?”

    想到先前王静说,那冯子彪的电话号码已经注销掉了,再根据这冯子彪所说,苏灿觉得对方该买卡了!

    “要了,今天晚上我就给她送过去!这次她要的多,我给她找的黑卡,就是这些!”

    冯子彪扬了扬手里的那沓电话卡说道。

    “今天晚上?你给她说,你今天有事去不了,我去送!”

    听到冯子彪的话,苏灿心中一喜,随后一把将冯子彪拉了起来:“今天晚上,我陪你一起去!”

    “这个~!我联系不上她,她没有固定的联系方式,从上次之后我也没见过她,都是她找我,这次约的是西郊古城路南头的高速路架桥的桥洞底下!晚上十二点她在那等我!”

    冯子彪撇了撇嘴继续说道:“大哥,你~你要去你就去,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参合!我~我就不去了!”

    当初被救下的冯子彪知道那女人不简单,而他同样也知道自己面前的青年人同样不简单!

    脸色一变,周围空气都降温的人能是普通人吗?

    冯子彪心中想着,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对于这种事情,自然是能躲便躲!

    话闭,冯子彪将手里的电话卡递到了苏灿的面前。

    “你要是敢跟我耍花招,我想,让一个已经销户了的死人再死一次,应该不会有人过问的!”

    看着那满脸疤痕的冯子彪,苏灿语气中带着阴冷。

    “不敢,不敢!”

    冯子彪脸上堆笑。

    ……

    半个多小时之后,苏灿开车离开了永和村,直接朝着西郊的古城路而去。

    兜里装着冯子彪给的那沓电话卡。

    在冯子彪回去之后,苏灿没有立马离开,而是让小红在这冯子彪的家里待了半小时,防止那冯子彪之前所言有虚。

    不过那冯子彪回去之后跟其母亲还有那贵叔吃吃喝喝,并没有什么异常。

    确定无误之后,苏灿便让小红撤了回来。

    西郊古城路。

    晚上八点多,苏灿的车子远远的停靠在了古城路南头的街道上。

    这里有着不少居民楼。

    路旁停着很多的私家车,将车停在这里,也不显得突兀。

    找了个隐蔽的位置,苏灿透过车窗,正好能看到高速架桥的桥洞位置。

    此番时间,架桥桥洞的位置没有路灯照明,显得很是阴暗。

    在架桥桥洞的一旁,有着几个挨着高速建设的厂棚,隐隐间透出一丝光亮,不知是加工什么的厂房,隐隐的还能听到机器的声音。

    在这厂棚的旁边是一处祠堂。

    随着高速路上飞驰而过的车辆,里面传出几声狗叫声。

    偶尔有一些过路的车辆从桥洞经过,渐起道路上融化的雪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

    苏灿时刻注意着前方的动静,将自己的气息融入空气当中。

    临近十二点钟,苏灿微闭的双眼猛然睁开!

    融入空气中的感知中,一道女人的身影竟然从那祠堂的大院中缓缓的走了出来!